君琊

御剑之神 正天之阳||悔不绝,毁不绝

一个长歪了的师门·四

牙牙:是我没错!人形变声器了解一下?
琉璃:牙牙的师父之一,又甜又萌还温柔!

=======================




是这样的,和琉璃师父一起做大战日常,他上来就把队长扔给我。

我:???

今天可是银雾湖也,4=1奶等一年的银雾湖也!

我能怎么办呢,我也很绝望啊,只能硬逼着可爱的狮虎切奶喽,诶嘿嘿。

然后我组了一个琴琴、两个……外功
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队里三个内功为什么要组两个外功?!我也不知道啊!可能是在大战门口站久了脑袋被尸毒侵入了吧?

emmmmm甚至还给了外功阵眼,噢耶V



————————————————————

开打惹!

师父说队里军娘喊话跟我一样,性别也一定一样

于是好奇宝宝举起了自己的小爪子
牙牙:提问!真军娘妖军娘?

军娘不开心,军娘委屈,军娘说她都这ID了还有人问她性别

队友很皮,队友说开麦验明正身

剑三这个神器的游戏自带了游戏内语音

那么!

就!

开始!

爆声音!



——————————————————

剑三瑰宝之真军娘啊啊啊啊啊

长枪独守大唐魂,大唐魂在jnt!
(自己意会

牙牙开心到笑出声。
琴琴:听见了银铃般的笑声
琉璃:徒弟开心地发出了杠铃般的笑声

牙牙觉得琉璃师父跟一叽学坏了,随时随地开启嘲讽模式。
呵,师父。

队里的盾盾还问我要微信,我跟琉璃师父说了,他问我:“傻徒弟啊,你给他了吗?”
“没啊,我跟他说‘不玩微信’。”
“彳亍”
师父啊,大家都是怕老婆的,能不懂吗。

一个长歪了的师门·三

无无:牙牙的大徒弟,无无大概就是傻白甜的代名词吧
居居:牙牙的亲友之一,听起来像外功四傻其实本体是只喵
须须:居居的情缘缘,一看就知道是天策没毛病
夏夏:被人形变声器勾搭到的可爱团长一枚,擅长在龙门绝境落地成盒

————————————接上回————————————

人组齐了,牙牙要喊回收拾东西的徒弟进本
牙牙:徒弟
牙牙:徒弟弟
无无并没有理牙牙,于是牙牙拖无无去了YY小房间,开麦,预备:
[ID]!!!!
无无:我在!
无无:喵喵喵?!

夏夏看组人组得快,夸了我
对,就是夸,除了夸我这个原因其他都不接受
夏夏:你这个突然决定太厉害了
牙牙:我也觉得
牙牙:蟹蟹!

——————————

 

锻刀厅一号boss史朝英
牙牙:徒儿,你可以跟打,听团长指挥
可能是我家徒弟打得不够热情,史朝英一件力道装备都没给

锻刀厅三号boss柳哲
无无:师父这个我躺嘛
牙牙:嗯
牙牙:点我传功……
无无:啊……
无无的自绝经脉已经读完了,牙牙就慢了那么几秒,傻白甜徒弟已经读完自绝经脉了?!无无你说你是不是玩过这个作孽的游戏,不然自绝经脉为什么这么溜!!!
—柳哲血条缩减中—
无无:师父 另一个藏剑都没有石头为什么能打这么高
牙牙:因为我菜
无无:不插石头也可以吗?
牙牙:不可以
这赛季藏剑精炼重剑就行了你看他轻剑作甚啊?!你一叽师祖因为我精炼了轻剑看一次就说我一次败家。
—柳哲,卒—
牙牙:么有,走吧
无无:0.0啊?!
—无无自己摸了宝箱—
无无:OTZ
无无:眉头一皱觉得事情不简单

锻刀厅二号boss柳愚
就御海刀铺地毯开爆发那个(bushi)
[团队]
无无:想要一个拍牌子的机会
牙牙:徒儿,你黑,懂?
居居:不懂
无无:喵喵喵?
居居:喵喵喵?
牙牙:你俩喵啥?!
无无:给我一个拍牌子的机会

锻刀厅四号boss柳时清
牙牙跟躺在地上的无无说,这个boss又没出力道装备。
须须看中了一本名为《柳时清》的书。
100金起拍,预备,起!
路人甲:1
路人乙:2
须须:3
路人乙:4
路人甲:5
须须:6
路人乙:7
须须:8
路人丙:上次拍到6000金
路人乙:9
须须:p
居居:1[须须]
路人乙:p
团长:有情缘就是好啊,你说我是记你账上还是你情缘账上呢
须须:记我账吧
居居:冷漠
牙牙:记我账上
团长:还有抢着付账的
居居:记他们的!
牙牙:?
居居:?
须须:您的“道学”等级升到了56。
须须:几级能去读研,就那个中国道家学院
无无:最后一个boss了,给个机会
牙牙:[无无][居居][须须]除了玄晶,其他都记我账上
居居:??那我早知道拍垃圾材料大小铁了,小铁5w一块我都不p!

交友不慎,狗居居,呵。

路人丙:还缺亲友吗?
牙牙:不缺,你跑太快我追不上
路人丙:我跑慢点
我说的是你柳愚锁魂刀时候的骚操作!你个瓜皮!

锻刀厅五号boss解语
无无:衣服,安排一下
牙牙:自求多福
—开打—
=关于蝶骨=
路人丙:两个奶中了,gg
一个鸽:我是躺拍
一个秀:我开减伤啦,救我!
一个毒:神王遗下仙王鼎。仙王蛊鼎!
两个秀:心鼓弦正在救治[一个丐]!
两个秀:弦牵六脉,心开天籁。[一个丐]魂游迷梦终需醒。
一个秀:心鼓弦正在救治[团长]!
一个秀:弦牵六脉,心开天籁。[团长]魂游迷梦终需醒。
一个秀:我开减伤啦,救我!
须须:!!!!!!!!!
须须:人生第一个蝶骨~
夏夏:心鼓弦正在救治[一个毒]!
夏夏:弦牵六脉,心开天籁。[一个毒]魂游迷梦终需醒。
居居:= =奶毒
须须:奶毒又中了哈哈
一个秀:我开减伤啦,救我!
无无悄悄地跟你说:师父!撑住!

为师很想告诉你如果解语不给面子出个牵丝师父就撑不住,可是解语没有,所以为师没空,为师还要疯狂按转面相的键时时刻刻准备开减伤切轻剑玉泉鱼跃回去。
躺了将近半个团,解语很给面子没出入髓银针,于是她死了。

今日的锻刀为何如此刺激?牙牙四十五度角仰望天空。

牙牙:没出,徒儿来开箱子
无无:师父,我觉得我被命运抛弃了
团长:包团不出不退还是怎样?
居居仗着自己手速快回答了不退
牙牙,记仇。
我们不是主要因为我家非洲徒弟才开的锻刀吗!为什么不出不退!我感觉到了背叛!
牙牙,付账。
团长收工资、发工资,解散!
↓↓↓
↓↓

江湖快马飞报!“居居”侠士在恶人谷对“须须”侠士使用了传说中的[真橙之心]!以此向天下宣告“居居”对“须须”之爱慕,奉日月以为盟,昭天地以为鉴,啸山河以为证,敬鬼神以为凭。从此山高不阻其志,涧深不断其行,流年不毁其意,风霜不掩其情。纵然前路荆棘遍野,亦将坦然无惧仗剑随行。今生今世,不离不弃,永生永世,相许相从!纵然前路荆棘遍野,亦将坦然无惧仗剑随行。今生今世,不离不弃,永生永世,相许相从!

居居给须须炸了个真诚之心

nice狗粮

我吃还不行吗

呵,恩爱狗

什么?你问玄晶?
那当然是……喜大普奔!喜闻乐见!地!没有啦!

话说黑本的是只纯阳
牙牙早就仇恨的纯阳声望又鲜红了几分
别让我想起来ID!不然就把你尾巴球给揪了!

有人想跟我们一起玩吗?
pvppvepv截图pv跟宠pv奇遇pv站街pvqq一条龙啊!




算了不自爆,要脸






————————依旧不知道该tbc还是end————————

一个长歪了的师门·二

无无:牙牙的大徒弟,无无大概就是傻白甜的代名词吧
居居:牙牙的亲友之一,听起来像外功四傻其实本体是只喵
须须:居居的情缘缘,一看就知道是天策没毛病
夏夏:被人形变声器勾搭到的可爱团长一枚,擅长在龙门绝境落地成盒

——————今天份的流水账到了,请各位看官们签收——————
——————————二是准备,明天发三开打——————————
————————不仅有师门还有狗亲友————————

某年某月某日,无无想要满级打锻刀,这就是悲(huan)剧(le)的开始。

牙牙溜进yy偷听居居和须须砸键盘,呸,打jjc,暗搓搓录音两个人敲键盘的声音
不是我说啊,这个键盘声音是真的秀,让人忍不住抖腿,可是你会发现自己完全跟不上他们的手速,打jjc的都是手速hentai!

居居:群里这个录音什么鬼哈哈哈哈哈哈
居居笑到一半噎住了,因为牙牙开麦告诉她:是你们的键盘声二重奏,甚至四连问开不开心、惊不惊喜、意不意外、刺不刺激?
居居:牙牙什么时候来的?!在这多久了?!
牙牙:不长不短正好够录个音并分享到群里
居居:嗯?嗯?嗯?我需要个解释!你怎么可以这么对我!
牙牙:你们的精彩表演让我忍不住按下录制按钮。你放心我没准备给你发到B站,乖啦
居居:过分!魔鬼!
牙牙:我没有!我不是!你别胡说!
须须沉默听着俩小孩拌嘴。呵,男人。

牙牙想起了自己可爱的徒弟弟,毫无电灯泡自觉地问居居打不打锻刀,带徒弟躺拍
居居:打打打
须须:一起,我看看招募,我们都什么配置
牙牙:共战霸刀老板,藏剑打工。居居你开什么号?
居居:焚影,能切T

当时招募一共四个锻刀,一个都不能同时塞下我们四个。
甚至有一个是这样回复我的↓↓↓
-你悄悄地对某团长说:在吗?我这有喵T 共战霸刀老板 打工天策藏剑,求领走
-某团长悄悄地对你说:人太少,来不了了,抱歉

呵。

半小时后的我非常后悔,当时就应该拉住那个团长!即使威逼利诱也要ta开!打工老板完全可以我们来喊!
——————漫长的三十分钟——————
居居:没团啊,我们自己开吧
牙牙:你……会指挥?
居居:锻刀不是随便打的吗!
须须:你们要自己开吗?
居居&牙牙:开!

队长已将队伍转化为团队模式

无无:师父我去收拾东西啦
牙牙:emmmmm
无无:0.0不行吗
牙牙:也没,就是怕喊你你来不及回来
无无:我就在电脑旁边,我会看人,YY也挂着呢
牙牙:好
无无:等等我研究一下
无无:我的音量键不见了
无无:不知道为啥不见了,我就把音量开最大挂那啦
牙牙:嗯

牙牙:居居你先组着,我去看看攻略,开着百度攻略指挥可还行!
居居:好好好

看完攻略的牙牙后悔了,牙牙看不懂这个攻略,牙牙只想当个纯种DPS疯叽。

牙牙:QAQ我看不懂攻略,明明打起来挺简单的为什么这个攻略那么复杂
居居:???
yy里传出了须须无奈的笑声,我觉得这只哈士奇在笑俩傻子,好气哦。
牙牙:去找个团长救场吧
须须:嗯

牙牙去了,牙牙回来了,并带回了消息,团长都在狼牙堡,不是战兽山就是燕然峰。
只有夏夏不在本里,在太原挂机。
牙牙:夏夏有空吗!我需要一个锻刀团长!
夏夏:什么时候打?
牙牙:现在!开团!组我!
夏夏:我一会儿要开战兽= =
牙牙:呜呜呜呜那你加油!
夏夏:你们是24=1团长么= =
牙牙:不是!
夏夏:那改天再打呀
牙牙:我们一时兴起已经挂了招募,老板快满了。瘫
夏夏:= =
牙牙:没有打工的
夏夏:没有团长你们就喊老板
牙牙:我们准备开着攻略寄几指挥
牙牙:真.有个麦就敢开团系列
夏夏:锻刀现在不难指挥,别紧张就行= =
夏夏:组人组大点的
牙牙:吼!

牙牙发出哀嚎:我们为什么要在这个时候开锻刀

须须找了他的固定团团长救场。

——————————————————
在我确认他有事不会来救场的时候,不知道夏夏经历了什么,没多久忽然密我
夏夏:你们组多少人了?
牙牙:14,有8个老板,急需DPS的拯救!
夏夏:组我
牙牙:好的!
[夏夏]加入了团队
牙牙:指挥有小姐姐惹
夏夏:那我就帮你们打了
牙牙:蟹蟹!欢迎!

——————————————————
无无是个害羞的刀刀,不敢在团队说话,密了我一路
无无:师父你是YY里哪个
牙牙:我可爱的徒儿啊,你是眼睛出问题了吗?和游戏ID同步
无无:嗷嗷

无无:有个白马跳上来了也
牙牙:拉上来的

无无:师父!
牙牙:?
无无:红一红我!
牙牙看着已经被别人黑了的本淡定回复徒儿三个字:红不了
无无:噫

无无:挖师父 这个任务给了我一套入门套衣服
牙牙:嗯
无无:师父你不开心了吗
牙牙:没,我在想时隔没多久我和狗亲友又搞事了
无无:0.0怎么搞
=====与此同时=====
居居家里养了一只阿汪,我们还在组人,众位主谋待在加了锁的频道理情况、喊人、组人,她家阿汪动不动就嚎叫,我毫无防备被吓到了几次,无可奈何密了居居
牙牙:你家狗……你尽量按键说话
居居:…………………………
牙牙:我被它吓得手软了
居居:笑死
牙牙:QAQ你还笑

————————————tbc————————————

一个长歪了的师门

———————这是一篇流水账———————



牙牙:是我没错!
一叽:牙牙的师父之一
百里:牙牙的情缘缘!
花秀:挚爱花哥这个体型的师祖,一叽的师父
温秀:一叽的徒弟之一,牙牙的二师姐

++牙牙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决定收个徒弟来玩玩++
牙牙:狗师父,我想收个徒弟!
一叽:你要收徒?!
牙牙:dei!收徒!(已经打开师徒面板查找中意的ID)我负责收你负责教,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
一叽:???为什么你收的徒弟还要我教?!
牙牙:因为你没教会我啊,理直气壮要你教未来徒孙(看到一个幼小的刀哥,密了过去[可爱吗!][可爱我就带你走!])
一叽:狗徒弟啊
牙牙:诶,狗师父
花秀:徒孙孙你真的要收徒吗
牙牙:我已经密了三个了,可是他们一个都不理我
花秀&一叽:……
一叽:收徒弟不如找师父,徒弟还要你做这做那的,你看师父会吗,他想让你做也不好意思
牙牙:哦,刚刚谁让我帮他做日常的
一叽:……
花秀:翻车了吧(话说我师祖笑着说话可好听了,钟灵秀气小家碧玉温婉舒心,你们真的不了解一下吗)

——————————————————————

第二天晚上

25人英雄锻刀午夜团ing,一叽团长组人的时候出了点问题,讨论下来一叽准备自掏腰包补贴
花秀在一叽提出这个方案的时候就说帮他垫,牙牙在藏剑躺拍出了三个牌子后说出第四个就把一叽今天的亏损补上

然后这个狗师父就特别不要脸!

一叽:哎,你们说为什么我师父徒弟抢着给我垫钱呢
花秀:还不是因为怕你上818给师门丢人
牙牙:还不是因为怕你上818给师门丢人
一叽:我倒是想上啊,没给我机会
花秀&牙牙:滚!
花秀&牙牙:丢人!

打完锻刀的一叽说大战没打要不要一起
花秀:不去
牙牙:我去接个任务(神行主城)
一叽组牙牙
牙牙接完任务点组队
一叽:嗯?嗯???
一叽:我刚刚黑了个神行,你们知道怎么黑的吗
花秀&牙牙:?
一叽:我都读完神行飞上天了,徒弟组我,我都到半空了!然后开了个阵眼掉下来了?啪叽掉下来了?!神行也黑了!!!
牙牙: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不会认错的
花秀:笑死
一叽:我问你师姐来不来大战啊
牙牙:好~

十分钟后
花秀:徒弟,带我大战?
一叽:我们已经有奶了,刚刚问你你不来

五分钟后
发完呆的牙牙默默去密了师姐
牙牙:师姐在洛阳城打架呢,没空过来奶我们,师父你喊师祖来打吧
一叽:师父,大战吗
花秀:呵,除非你求我,要带QAQ和嘤嘤嘤的
一叽:我这么帅气的人怎么可能QAQ嘤嘤嘤呢,你说是吧,怎么可能QAQ嘤嘤嘤呢。好了我说了两遍了,速度进组
↓然而事实是↓
[牙牙悄悄地对花秀说:QAQ]
[牙牙悄悄地对花秀说:嘤嘤嘤]

呵,狗师父一叽

大战很悠闲,于是牙牙又打开了师徒面板,物!色!徒!弟!

牙牙:你说现在的徒弟要找师父都什么毛病,问他了又不回,直接收徒也不理
一叽:emmmmm那你就别收了呗,我以前收徒就是收了给一万金放他们自生自灭
牙牙:一万金?!我没有收到!快!给钱!现在!立刻!马上!
一叽:我不给你别的了吗!
花秀:我都不知道徒弟原来那么大方的,也施舍师父点金吧
牙牙:那又不是金!我要金!
一叽:没有!!!你们别想了!

——————————————————————

第三天
[世界][你未来的徒弟小无无!]:找个教霸刀pve的师傅
牙牙迅速密过去:可爱吗?可爱我就带你走
无无:应该不可爱
牙牙:=_=
无无:0.0
牙牙:还行
牙牙:叫师父
无无:师傅
牙牙:是师父不是师傅
无无:师父
牙牙:乖徒儿(把鲜嫩可口的徒弟拉进了师门群)
无无:我是不是要先去收金?收多少合适?

牙牙惊了,牙牙截图了聊天并发到了师门群另附言[我觉得我徒弟比我还优秀]
无无:呆住
百里:emmmmm
牙牙:宝宝你看他!
无无:因为我前几天练级的时候,有个上来就问我有钱吗舍得花钱吗,我说怎么算舍得,他就没理我了
无无:师娘好
百里:徒弟好,不要和你师父学花钱,容易把自己搭进去
花秀:你徒弟已经学会了游戏的精髓 花钱,无师自通牛x啊
牙牙:???我不是!我没有!为什么会变成批斗大会!还是批斗我的!!!
无无:不能学不能学
牙牙:便宜徒弟闭嘴!不过包里有金才有底气
无无:一声师父一百金,你已经欠了五百金,这样是不是不便宜了
牙牙:无所谓,本来就打算给你一万金自生自灭的,既然你这么说了我就给五百吧
无无:震惊
无无:我觉得不行,我还没断奶

半小时后
阿折悄悄地对你说:还收徒吗?
这是一个花哥,开头说过我师祖是个花哥迷,于是
牙牙:有个花哥要拜师!师祖你怎么看!收不收!
花秀:收
花秀:在哪
花秀:赶紧的
花秀:我的花哥,把她收了!
百里:琊琊背着我狂收成男徒弟,我也去了
——小徒弟进群啦——
牙牙:???因为你是成女萝莉啊!你要我收成女萝莉吗!
花秀:花哥抱抱我
阿折:抱
花秀:不做我情缘就把你假发丢了,还是一顶一顶地丢
阿折:请问我们是立刻开始这段感情么
花秀:你可以选择是或者是的区别在于你喜欢一个字还是两个字
阿折:我选择大战可以么?有人和w9小奶打个大战么?
牙牙:晚点
牙牙:狗师父!快出来看鲜嫩的徒孙啊!
花秀:他估计是凉了
牙牙:剁吧剁吧喂zhu得了

————就离开了一会会的分界线————

阿折:我去奶了个大战 差点凉了
牙牙:徒弟弟你怎么这么可爱
阿折:一身1000品 不可爱还有优点么
牙牙:有
牙牙:傻
阿折:我不傻,我再也不想和陌生人打大战了
牙牙:师门是晚上打大战,吃完晚饭打来得及的
阿折:师门能带我么?
牙牙:废话,当然啊
牙牙:我们都切奶,让你黄鸡师祖打,打不过就怼他
百里:牙牙奶?徒弟快跑
牙牙:切个离经,读长针奶自己,你们的死活就跟我没关系了
阿折:这是师娘么
牙牙:对的,你讨好师娘有奖励
百里:吸引富婆
牙牙:不许吸引!
无无:师娘,我是霸刀,听说你喜欢霸刀
牙牙:宝宝!我有刀哥!我对你忠心耿耿!你喜欢什么成男我去玩个!
阿折:讨好完了给钱么
牙牙:当然是给你一个金灿灿啦
阿折:金灿灿的巴掌?
牙牙:千金悬赏
阿折:靴靴,请多一点

————这是又过了一会会的分界线————

无无:咸鱼打挺
阿折:快起来,给师兄喷水
牙牙:打起来打起来
阿折:你为何总针对你徒弟我,还要师兄打我
牙牙:你师兄还没满级!要打趁现在!
温秀:什么?这是你徒弟吗师妹
牙牙:嗯!
温秀:来,叫师叔
阿折:湿叔
无无:师叔师弟好,我是咸鱼霸刀
无无一脸傻笑

阿折:师父,师兄就交给我了,不用担心,我一定好好用他
牙牙:用
无无:嗯?
牙牙:嗯
——师兄弟场合——
阿折:师兄 你能先站起来么
无无:吃饱了就起来。一个尴尬的时间,吃点心晚饭吃不下,晚饭又没那么快
牙牙:可以先去买啊
阿折:你可以给我买,我来吃
无无:买了看着不就更饿了吗?师兄吃剩下的才给你
阿折:请问,你这是在虐待么?
无无:不是,这是规矩
阿折:师兄定的规矩么
无无:是的
阿折:我把你吃了不就好了,现在规矩我来定
无无:?不行

阿折:师父,师兄什么门派体型?他有人照顾么?
牙牙:刀哥啊,淘宝代练升级上来的
阿折:那岂不是不上线?上也不是他,那我玩儿谁去
牙牙:所以我打算等他满级就送她一个金灿灿
无无:不妥,玩谁呢
阿折:我错了 玩儿你
阿折:不玩儿谁……
阿折:只看师兄 对不起

暗搓搓等了很久后续的牙牙忍不住发言问:没了?我还没看够
无无:门在那,你出去。
阿折:接下来你是不是要凶我了





———————我是打end还是tbc?———————

???郭萌萌抢钱啦!!!!!!万花藏剑一起出,要了老命了

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表面上炜生素,暗地里敌敌炜!

为炜打call!比心♡

[策藏]兵器之灵的故事·遇上口不对心的怎么办

—阳光总在风雨后~……忘词,伐开心,玻璃渣自动续费—
————通宵的琊琊觉得这篇木有看点(明明自己写的)————
  》千叶长生、泰阿、火龙沥泉,器灵《


 

火龙沥泉,长兵类,长一丈一,重六十八斤。枪端雕勾火龙头,枪头为龙舌,形如火焰状。每当沥血之后,血水点滴而下,故称为火龙沥泉枪。此枪传说乃殷商镇国武成王黄飞虎掌中宝器。黄飞虎反商,武王伐纣时,曾持枪大败商军。后黄飞虎战死于渑池,传说此枪化为火龙,乘云而去。
 

神兵火龙沥泉的器灵,堂堂化形器灵居然是个怂包!叶阙静静站在李焱面前,听着没骨气的话,他不怕李焱垂死挣扎的反扑。如果知晓自己来历的李焱直接选择自裁,他不会反对并且会在事后表示哀痛,怂包的待遇就不一样了,他不会让怕死的怂包舒舒服服地死,不多让李焱享受下痛苦就太对不起他不在世的小少爷了。
 
哪门子报仇的会放仇人走?哪门子知道自己落人手上不会好过的凶手会放弃逃跑?

叶阙依言对李焱进行了折磨,十八般酷刑、旁门左道、巫蛊毒术……他能想到的都用了。
一个态度周身气场感染、情绪凭语境语气、表情仅限嘴角十五度的人形金属,
能!是!什!么!好!人!吗!?
是老妖怪没错了。

李焱喊疼。这样描述太轻了,他是哀嚎哭喊着疼,被迫受完刑罚。器灵体质真好玩,想流血就流血想回复就回复。李焱真真实实体会到了自己不是人。

时间是个神奇的东西,当前缀是快乐它会简短得让人猝不及防;而当前缀是痛苦,它又会拉伸得无限漫长。等到又一种折磨结束了,李焱在叶阙眼皮底下恢复完好,“你们恨我是对的……阙哥,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恨?并不是,神兵主人一任又一任,只是认主的鲜有,如小少爷一般有趣的更鲜有,所以他们才会如此念念不忘,甚至……执念,人的一生在神兵眼里不算什么,手上动作已经停了很久的叶阙无声回答自己。

“讨厌我也没关系……”
小兔崽子趁他注意力不集中的时候说什么乱七八糟的,自己并不讨厌上蹿下跳的破孩子。

“……只要能和你们一起,怎样都可以。”
胡言乱语,稀奇古怪,令人作呕。

“……好,我们还想以前一样生活。”惯孩子惯太多是有后遗症的。举个栗子,叶阙正对那双满是歉意泪水的眼睛时会下意识说出安抚的话。也可能是叶阙觉得李焱所受的惩罚足够赎罪了。

怂包运气很好,他的阙哥是个言出必行的人,不管什么时候。叶阙扛着衣衫褴褛的李焱回到地上,脚步没有停顿地走向肩上小孩的卧房。

李焱以为自己听错了,伸出手摸摸熟悉的被褥,捏一把脸,觉得疼,再看到衣服上斑斑血迹方才意识到那地下的一切不是噩梦,最后的话也不是白日梦。收起不敢置信的表情,他躺在床上满足了:真好,不是梦,还以为会被抛弃,死在那阴冷潮湿的地方。此刻李焱心中的庆幸居然并非全是死里逃生,更多是回归……回家了,安心了。

说出来叶芊可能不信,叶阙的计划没达到他预期的效果,从第一个意外开始就偏离轨道,常年僵硬的脸能够掩饰不知所措,接下去的发展看似回到了他的掌控,事实却是堪比一匹野马,狂奔而去。深谙麻烦如刺球的叶阙知道顺毛撸便可回归原位,可惜在最后一刻败给了不知名的情绪。他坐在厅堂反思自己心神不坚,顺便等叶芊回来跟她说明情况。

叶芊处理完事情后在外面逗留了许久,当她踏进叶宅大门感应到李焱的时候,悄悄松了口气。起先她是把李焱不当东西看的,但随着襁褓中的婴儿在两人身边一天天成长,李焱是小少爷生命的继续这个念头在她脑海里生根发芽长成参天大树,即使如此也不能否定是他结束了小少爷的生命。

整整十四年,熊孩子养久了还不舍得打更何况李焱是个乖巧懂事的,都说懂事又长得俊的孩子最是惹人疼,叶芊不忍心把李焱当做不共戴天的仇敌,如今进退两难的境地由叶阙打破,她又开始不知道该如何抉择。

所以,犹豫不决的叶芊听完叶阙的叙述后,她心中那块石头总算能放下了。不用再担心站队问题,太好了;要去安慰下受难的小焱焱,在叶阙手底下煎熬那么久,真可怜。

接下来的几天叶阙把自己关在房里,李焱心有余悸自觉不接近他房间附近。叶芊把叶阙早年收集的书籍资料交给李焱阅览,都是些常识轶闻,给刚清楚自己身世的器灵增长点自知之明正好。至于叶阙为何收集为何不自己交付她不会问,隔着门都能感受到狂躁她才不去触霉头。

叶芊本就和李焱交际深,开导起来总能说在点上帮解开李焱的心结,一晚上她的小焱焱就走出了最大的阴霾。叶芊悉心煎药做药膳给李焱调养进补,赶在她替李焱在教书先生那告的假结束前把李焱养回那个壮猴。

她还给李焱加了特别课程,好让无知器灵了解自己。李焱学习的速度很快,太快了,有些东西他一遍便能掌握,就像以前就知道了。也许是身为器灵的本能吧,叶芊猜测。

只有李焱清楚,那是阙哥惩罚他时候顺便逼出来的,每次惩罚开始前叶阙都会说明,从头到尾都告诉他再行动。那时候他听着只觉得难受,现在他有点茫然。




 
——火龙沥泉的说明来自游戏武器介绍,至于游戏介绍哪儿来的,窝布吉岛——
———还是有点糖粉的,虽然撒在了玻璃渣上———

[策藏]兵器之灵的故事·天真的孩子受惊了

—吐魂,我为什么要分开写分开发还夸下海口今天就能发出来—
》千叶长生、泰阿、火龙沥泉,器灵《

书房里,李焱在做今日最后的书面功课,笔下一撇一捺照着字帖临摹得端端正正,左前方是陪他或者说监督他功课的叶芊。悄悄抬头偷瞄一眼愣怔了下迅速重拾手里动作,宣纸上的字比之前更多认真,参杂了一丝疑惑、一丝悲伤。

他的芊芊姐又不知道在想什么了。

李焱却不敢正视这时候的叶芊,不是说叶芊比叶阙对他严厉,而是此时他这位大姐看向他的眼。明明注视的人是他却又不是他,瞳仁里只有他模糊的轮廓。叶芊那双眼睛很美,凤眸婉转如酝盈盈春水。李焱最喜欢大姐视线在他身上的样子,唯独不喜欢这种感觉。就像临近人家的同龄孩子玩蹴鞠少个人,正好遇见他路过,硬拉着他参加的那种感觉一样。

心里闷闷的,不舒服。

阳光逐渐被驱赶,夜幕遮住整片天空,一盏盏烛灯星星点点亮起,那些足以照亮一块小地方的,非繁即富。叶宅院子里有个身影,执一杆木制长枪,有模有样挥使枪法。另一个在廊下的成人身影不断出声指导,那身影抬头估算时辰后又站了会才挥手让小的身影收功回去休息。

旭日东升,李焱的小身影早早在院子里练功,叶阙更早,不过晨课他不盯着,一如往常确认了他家小焱焱没懈怠就去等下人端来早茶。他要在小弟结束早课前给他盛碗滚烫米粥,再慢慢用勺子翻捣晾凉。

这溺爱的习惯成什么时候开始的?叶阙已经忘了,大概是看不得自己护着的人再受一点委屈罢。既然决定了为何还宠着呢,叶阙回答不上来,他看见李焱舞枪想到李焱为赶时间喝粥会烫到就这么做了。

是习惯成自然不是自愿,叶阙自欺欺人地告诉自己。

李焱收好木枪洗漱一下换身衣服出来,粥的温度正好入口,囫囵用完早膳就该去学堂了。

“阙哥,我去学堂了!”出门前要说一声,这是叶阙定下的家规。

“嗯。别怕出事,有我护你。”被拍肩鼓励的李焱不懂这句话的意思,不过没关系,有时候阙哥说话就云里雾里的,听就对了。

心智尚未成熟的孩子不懂,叶阙这个始作俑者心里是门儿清:李焱会伤到人。距离发作还有段时间,叶阙转向叶芊的屋子去喊她起床。

刚摘干净灵符,叶芊便武力破开上锁的房门,提剑直逼叶阙。叶阙连连后退面上却平静无波,注意到叶芊眸子转变金色他终于不得不幻化一柄剑与之对抗。

“他还小!”

“十四岁不小了,死在城郊那位十四岁都有两把神兵认主了。”

“他不一样!”

“对,他和我们一样。”

“你忘了是小少爷唤醒他的了么!”

“没忘,更没忘是他杀了我们的小少爷。”

“小少爷是自尽!他能算小少爷生命的继续!”

“是他的主人害小少爷自尽!”仿佛没听见后半句。

“那时候他还封印着,不是他的错。”

“那你为什么不看着我说?”

“……”

“不推波助澜他也迟早会知道,还不如我亲自动手深刻一点。”

“我去看着他,你……布置一下吧。”

“就等他了,一起去。”

叶芊叶阙到的时候一群少年正在嬉闹玩耍,于是躲在暗处观察。天真稚童的游戏最易感染到旁人,叶芊守着守着嘴角不自觉得上扬了起来。

忽然一声哀嚎狠狠把她拉回现实,和李焱滚作一团的小子手臂上像被利刃划开的一道大口子正流着血,鲜红已从伤处布料漫到手肘。李焱上去帮他止血,手上动作由于某些原因失了力道生生把人手臂弄脱臼了。跪在地上看着自己沾满鲜血的双手,已然吓呆了,他不明白。

叶芊踏出第一步时叶阙就已经到了那两人身边,手法娴熟地给那小子正骨止血。教书先生在此时赶了过来,看到染了血的两个学生和看起来是在救助伤患的某家长直皱眉。叶芊走上前跟教书先生模糊解释,并表明登门谢罪承担医药费。

在叶芊和解的时候叶阙做完了止血工作,他掏出手帕帮李焱擦手上血迹。

两人带走了李焱和受伤的小孩,叶芊坐轿子带伤患回他家登门道歉附带医药费;叶阙抱着吓懵了的李焱回家。

李焱不记得怎么回得叶宅,怎么进的地下密室,更不知道平时对他温温和和的阙哥为什么用匕首把他的左手钉在桌上。呆滞面对流血的手掌,半刻钟不到,他找回了自己的声音,惨叫哀嚎求饶。

“自己拔出来。”叶阙看够了,开口帮一团糟的李焱理头绪。

李焱忍住钻心疼痛,握住切断至少两根指骨的匕首,任何细微的动作都能让伤口撕裂痛苦加倍,但他只能这么做,叶阙看他的眼神太过冰冷。只有一条路:拔出来。运起全身力气握紧匕首,猛的抬臂把匕首带出肉掌。

昔日的仇人在面前苟延残喘,叶阙心里却没有那种爽快,反而添了郁闷,他不会理睬预定计划外的东西。

又过了半刻钟,李焱手掌的伤口开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李焱惊了。

“李焱是叶芊和我给你取得名字,你是器灵,火龙沥泉的器灵。”
“十四年前,叶芊和我的主人用你自尽,阴差阳错解开了封印你才得以化形,可你被禁锢太久又是强行解封,出来的时候成了个不足月的婴儿。”
“你有主人,火龙沥泉沾了我们小少爷的血,即使是神兵他也不敢再碰,是他让我们把你带走的,你自由了。”

“阙哥别不要我!你也说了我原来的主人不要我了,我只有你们了,求求你别赶我走……”叶阙没料到李焱会不想走,沉默良久。
“只要不赶我走,阙哥天天用匕首扎我都行!阙哥恨我对吧,我要是出去逍遥快活了就达不到折磨我的目的了!”

 

——说不定前期多虐后期就有多甜呢!——

[策藏]兵器之灵的故事·一个闷骚的自我修养

———可能是上个故事的衍生?偏向当独立故事来看待。———
————尽快赶,不知道能不能在第二天前赶出来————
》泰阿+千叶长生+火龙沥泉,三个器灵。《  

叶芊叶阙两姐弟不是人,这话不是诋毁而是陈述事实。他俩真的不是人!信我!

他们是兵器之灵:叶芊是轻剑千叶长生的器灵,叶阙是重剑泰阿的器灵。 天知地知你知我知,嘘。

器灵由无中生有而存在,在虚无的境界之中产生,可随心所欲变化自己形体,也可以幻化为人或动物的外形,还可隐身。具有了一定程度的强大灵性和机缘而有概率诞生。

看着超厉害对不对!觉得以后有得热闹看了的说!

这两柄神兵的前任主人于某年某月某日阵雨后的夏夜被一杆长枪穿心而亡——可惜不是对敌而是自尽。

叶芊想,她的主人估计是活够了闲的,都说好死不如赖活着,何必为了个怂包连自己的命都送上,听起来就很傻。

日暮西沉,叶阙出来找叶芊吃晚饭,走了没几步转身抬头,准确对上叶芊焦距模糊的双眼,颇为无奈得叹了口气。

每每想起他们可怜的少爷,叶芊总会坐在房顶向江南望,一双美目心事满满却不失温柔,只有在触及城外某个角落时眸子抑制不住得溢出一丝金色。

叶芊一开始便承认了少爷,因此她是伴着少爷长大的;叶泰不同,他性子严谨定要少爷符合要求才幻化人形对少爷认主。

叶泰明白自己不曾参与的对叶芊来说有多重要,然而现下那段无忧时光却成了叶芊心尖刺,一触便痛彻心扉,他也想安慰叶芊,但当他第一次看到叶芊这副模样时便意识到那是不容他置喙的。

他也曾后悔过自己对于认主决定得太迟,如今他开始庆幸,至少自己不用深陷于过去。 

叶阙回屋顺着廊走到一间房前,敲开门,是个十多岁小少年开的门,叶阙告诉他收拾一下该吃饭了,顺便去找叶芊回来,少年欢欢喜喜应一声,匆匆收了书案上的笔墨纸砚跑出门找人去了。叶泰回去边摆放碗筷边听着外头动静。

“芊芊姐!吃饭了芊芊姐!阙哥做了红烧肉!快回来吃饭了!”

“闭嘴!喊狗呢!说了多少次不能这样喊,听没听进去,啊?”叶芊从屋顶飞下,玉掌毫不犹豫得招呼上少年后脑勺。

“诶呦!我的脑袋!”在屋里布置饭菜的叶阙眼皮一跳,心中暗念一声不好。他完全可以想象到接下来他这名义上的大姐抱着名义上的小弟火急火燎要他验伤的场景。

“我看看,疼不疼?伤着没?”

“疼,要芊芊姐抱。”

“小焱焱乖啊,让你阙哥看看伤哪儿了先。”

“唔……”  

 

胸中那口郁闷之气还没吐出来叶阙就看到了一道重叠的影子——叶芊抱着李焱进来了,和幻想中的身影完美重叠!

这边大夫叶阙还没开口叶芊便自觉把受害者的情况说了遍,还附带了近期病历。若是每个病患家属都像他姐这么体贴,天下的大夫做梦都能笑醒了。

等叶芊当完会说话的病历叶阙立刻抱过李焱查看,望闻问切之仔细堪比绣花。

其实,叶芊对李焱下手十分有分寸,别说拍疼,就连揪他耳朵训斥都是放轻了力道捏着舍不得留下红印子。李焱也不知道哪学到的,只要叶芊摆出副凶样随便碰哪儿他都哀嚎喊疼,总不能是叶芊自个儿教的。这一瞬间,叶阙离真相无限近。 

叶阙估摸着后厨炖的鸡汤差不多了才放开易碎的玻璃娃娃,告诉叶芊她的宝贝疙瘩并无大碍,再不吃饭出的事可能比现在要紧。

恭喜叶·闷骚·阙收获家姐的怒视一枚。

这顿晚饭某易碎物品吃得很开心,他温柔贤淑的天仙姐姐给他多盛了碗鸡汤!虽然快撑死了但还是很开心,因为天仙姐姐心情愉悦。 

反观另一边劳苦功高的大夫,镜头拉近对准用餐垃圾……嗯,确认过骨头,连个鸡腿都没有。

叶阙不恼不怒,饭桌上很少说话的他安静自顾自进食,然后等两人也吃完了便起身收拾碗筷。

接着,他为花花草草除杂浇水,还备了一叠碎棉布用来擦拭沾灰尘的叶片,从头到尾仔仔细细,脏布被随意丢弃在地上,不是故意是他打算之后扫一遍地。

平日里偌大的宅子一个人怎么打理得过来,今天是他特意做出的反常样子,算是给母性泛滥的叶芊一个提醒——他要开始搞事情了。

至于叶芊觉察与否,不在他的考虑范围之内。

—好像有小可爱被虐哭了,写个甜饼(带玻璃渣)补救下—
——谢谢小可爱们对上个故事的喜欢!居然被喜欢了,超超超开心!鞠躬——